夏留君
最大的特点就是懒。
 

《求推文》

好久没看瓶邪了……
逛了一下瓶邪标签,发现文好多啊看不过来_(:з」∠)_
15年以后的文都没怎么看过惹😂
所以求小天使推文!
这里不吃ABO、生子、女装、性转😂
然后求不OOC严重的和不小白的……
长度没有关系,如果有推荐的太太就更好啦😉
谢谢小天使们啦😘

《[鬼使]白得令人烦恼的家伙-中》

这是上

接连几天,气氛都很冷凝,两个人都莫名其妙地暗暗较劲,大概就是更加卖力地美白美黑,而且见了面都不会打招呼,有什么话不亲自说,非要德华当传声筒——这样的程度。

 

德华本来也很内疚,觉得都是自己说错了话才导致两人的矛盾升级的,但是当他认清了其实这都是两个人幼稚的胜负欲的事实后,他终于释然了。

 

在鬼怪今天第一百次打发他去使者那里传话,诸如“放弃吧,论美貌你是赢不过我的”这样的没有实质意义、纯粹是拌嘴的话,并且在这之前他已经在两个人来回九十九个回合了,德华忍无可忍地爆发了:“真是的!都这么大的人了,有什么话就直接说啊!”

 

“……”

 ...

《[鬼使] 白得令人烦恼的家伙-上》

被使者的美色所迷_(:з」∠)_

鬼怪挑衅地说,“谁要跟我洗桑拿,没自信的话就算了。”然后不等回答,就以极其嚣张的姿势离开,一副老子全宇宙最帅的样子,简直自信到爆炸。

 

“真是太过了……末间叔叔,教训一下他吧!”德华说。

“挑战!”结果使者一下子就从椅子里弹起来,接受挑战,气势高涨地跟着离开了。

“……”

德华无语地扭过了头,这两个家伙真是没救了。

-

桑拿房里的雾气很重,朦胧地掩住对方的脸,彼此的五官在雾气里影影绰绰,仿佛是有什么东西作用着,这时候彼此都觉得对方顺眼起来——虽然其实本来他们是在玩你瞪我我瞪你的幼稚游戏。

 

鬼怪首先打破这样的状态,他...

《[瓶邪]Instinct-本能06.》

06.

胖子的眉头一挑:“你又想干什么?”

“你要问的不是我。该是我的氏族①。”

胖子一下就明白了,关于黑暗哨兵的事情。他哈哈大笑道:“闻着味儿呢,就涎着脸来了,就那么饥渴啊?”

只要与黑暗哨兵牵扯上,无论是人是物都令人趋之若鹜。纵然如今还只不过是个没有实凭实据的黑暗哨兵即将出现的消息,也足够那些野心勃勃的人蠢蠢欲动。已经有一个世纪——或许更长时间,没有关于黑暗哨兵的消息了。黑暗哨兵长时间不出现稀松平常,高峰之后定然要一个沉寂期过渡,但从沸腾与自豪的辉煌时代走出,总还是有些不甘的。

黑暗哨兵,是精神领袖,却也不仅仅是精神领袖,人人都心知肚明,成为黑暗哨兵,意味着可以号令任何一个哨兵,...

《[瓶邪] 本能-05.》

05.

 

很快,阿宁引起的骚动就渐渐平息下来了。护卫们也只是难得看见有女哨兵会来到这里而感到有些惊奇罢了,一瞬间的新鲜感和惊艳自然也亦如来时褪去匆匆。只有几个护卫自制力较差、或者是因为本能对同类上位者的排斥而在意,还悄悄地望过来,注视这边。

 

原本情绪冗杂汇聚成的浑浊而滚烫的河流也随之冷却、消退成恰如其分温热的溪流,缓缓地从身边淌过。很适宜的温度,不会令人顿生抗拒的轻缓,相较起平时酒吧里稍显冷寂的情绪,无疑更为舒畅。

 

吴邪感受着并不灼人的情绪流,紧绷的神经稍稍松懈了些,但仍不敢完全放松,还是提防着阿宁的能力,陌生哨兵气息冲击着精神屏障,刺激起...

《利过刀锋的名字》

有些人的名字是可以做刀的,又快又利——快过天黑,快过开花,快过惦念;利过刀锋,利过流言,利过怨毒。舌尖擦过那个音节,带出来的气流也能割伤嘴唇。

光是想一想,就弥漫着浓烈血腥气味,伴随记忆里彻骨的疼痛, 类似望梅止渴所体现的生物反射本能此刻显示得淋漓尽致 。

可是被割得越疼越忘不掉,越要想,于是被割得更疼。忍不住在心里默念,嘴唇上下厮磨声带振动吐出字节,最后情不自禁地在纸上写下来,所以连手指都被割破,十指连心。

或许本身那名字温软可以掐得出水如同雨中江南,可偏偏在心中就是那样地锋芒毕露铮铮铁骨,每次停顿都掷地有声——砸得心尖留坑。

——为什么呢?

——想要得到怎样的答案?

明明就知道为什么,仍旧要问出来,...

薛丁格的貓:

有時候覺得自己的文字太過冷靜
好像只站一旁冷眼旁觀似的
就算用再多詞藻堆積掩蓋還是掩飾不了那份不以為然
連自己都感動不了的東西要如何引起別人共鳴

《[瓶邪] 互撸娃》

1.

这时候就不得不庆幸自己先前的先见之明了——穿上衬衫。否则现在就整一赤条条光溜溜地在闷油瓶面前了。

 

虽然以闷油瓶的眼神来说,那等级不是一般人能比拟的,不知道有多少人梦寐以求呢,被他盯久了,身上的衣服都像被一件件剥去,我在他面前衣服穿了跟没穿一样,更别说我如今只穿了一件白衬衫外加一条遮羞布——还是湿了水半透明的。

 

其实不过就是想自己别那么尴尬而已。

 

2.

“小三爷你身材不错嘛。”

“我靠你挤兑我呢!?就你和小哥俩的身材我这还叫好?”

“哪有的事。我说的可是真的!瞧瞧小三爷你这又细又长的腿……”

“扑通”

“……哎?小哥?黑眼镜...

《[尊礼]第五个围场被破坏的原因》

 

灵长类动物研究所在上个月捕获了一只周防尊,这是可喜可贺的事情。周防尊作为高智商哺乳动物因其寿命较短,活动不频繁,且拥有攻击性的赤炎,所以极难捕获。在这以往,人们对它也所知甚少,这次捕获成功就能够给赤色物种的研究资料再添上一笔了。

 

这是丽子所知道的——但是她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导师要在今天叫她过来这儿——周防尊的围场这里。明明她是实习研究生,暂时不接手饲养、观察、记录哺乳动物的任务才对。

 

“这只周防尊破坏力很强——或许这是被人们称为赤王的原因吧,当初为了捕获它花费了很大的人了和财力,这也已经是这个月以来我们为他建造的第五个围场了。”

 ...

周防一个人都似乎陷进了沙发里,姿势慵懒地吸着烟,而宗像则站在他的不远处说话。


“这次伏见君完成的任务很不错啊。”宗像说着,往周防的方向看了眼,他无可置否地哼了一声。


“不过是国常路大觉玩的一个小把戏,要给我们一个警告罢了。如果不是这样,他根本不可能纵容向导的失去,早就比我们先一步动作,他早就不满我们Scepter4的向导数量庞大却大多都是未结合的状况了,尤其是我,明明力量强大却至今没有与哨兵结合……”

“别胡说八道了宗像。只是你自导自演的一场拙劣的戏罢了,这么掩盖很有意思么?”


宗像沉默了一会儿,说道:“八田君只是需要一个可以冷静思考的机会,而伏见君也是在失去的时候...

《[瓶邪] 《Instinct-本能》04.》

04推荐BGM:《Girlfriend(Avril Lavigne)》

 

04.

 

霍玲早就在张起灵的训练场地里等候多时了,张起灵进来的时候扫了她一眼,没有作任何表示和动作,她也就默认他允许她留下,坐在一边看他训练。

 

霍玲用几近狂热的眼神注视着他,试图用科学严谨的态度从内到外去剖析他的一切——不单单是眼神,她渴望用思维用言语用行动,她所能运用的技能。

 

当然她试图公平看待却不可抑制地带上了偏颇,比看待他人更为偏爱——爱慕,她对他的感情用这个词语形容不能再恰当。让其他人嫉妒的爱慕。想到其他人,霍玲就忍不住从鼻子里不屑地嗤笑一声:他...

《[瓶邪] 《Instinct-本能》03.》

 

03.

 

思维陷入了一个无限死循环当中,无论如何思考始终不能得出一个结论,像是询问着“我是谁?我从哪里来?”循环往复却无法停止,充满了哲学意味,答案或许同握拳一般简单,但偏偏就是无法跨过那条让世界陡然光明的界限——疏通了所有思维死路,能够打开一扇新世界的大门也说不定。

 

可是没有用。哪怕他上升到哲学的高度、深入剖析原理,他还是卡死在自己给自己抛出的那个疑问上动弹不得。

 

这几天风平浪静,所有事情一如往常。说明那个哨兵信守承诺并没有把这件事泄露出去,在精神标记的威胁下的确是十分明智的做法,可也从侧面表明了,假如没有意外,他们之间的关...

《[瓶邪] 《Instinct-本能》02.》

 

02.

 

吴邪半夜突然惊醒。身边是空荡荡的和胃一样空虚的、冷冷似铁般沉重的黑暗,他直勾勾地盯着天花板,眨了眨干涩的眼,抬手脱力地捂住额头。这已经是连续三天梦到那个噩梦般的过去了。

 

 

吴邪并不是自愿成为向导的。

 

如果要说,吴邪对他是向导的身份用简单的憎恨、厌恶已经不足以表达他的感情,他宁愿当个什么都不是的普通人——哪怕是作为一个受排挤的弱小护卫都比这劳什子向导强得多。

 

他如此排斥,理由充分,道理严谨。世界上总是有这样一条不必明说的规则:强权决定公理,强权可以任意捏造和取消公理①。哨兵凭借他们强壮的...

《[瓶邪]Instinct-本能(哨兵向导设定)》

盗墓笔记同人《Instinct-本能》

张起灵×吴邪

哨兵(Sentinel)×向导(Guide)设定

by夏留君


·全文可使用《克罗地亚狂想曲》作为BGM


00-Introduction.


这是哨兵与向导的世界。


虽然哨兵与向导只是占了这个世界的一小部分,却是这一小部分保卫了这个世界的和平与安定。哨兵是指感官极为敏感,战斗能力强大的特异人士,而向导则可以高度感受周围情绪,安慰哨兵防止哨兵因能力失去控制的媒介。


 哨兵向导需要通过“结合”,即特定哨兵与特定向导之间一对一的结合。在能力上互补,没有结合的哨兵和向导都处于不稳定的状态,长期不结合

《[礼猿]每天晚上都能听见隔壁宿舍传来这样那样的声音》

我的节操掉光了=L=尊礼本命的我……为了好基友突发了这一篇渣渣


……………………………………

道明寺觉得最近有些不太对劲。

就说这天气,十分忠实地响应全球变暖天气极端的潮流,天气直接开启了烧烤模式,每天热得死去活来。起床穿衣服一定要在心里吐槽八遍这制服厚实保暖程度简直惨绝人寰——冬天不够厚,夏天闷死人。
越想越热……这衣服干嘛这么厚这么严实!热死了热死了!
——因为用电高峰而停了空调的道明寺表示他才吐槽了三遍还远没达到平均水平别来拦他。

还有就是那猫不知道怎么了,明明就已经过了春天发情的季节,但是每天深夜叫得那叫个百转千回娇媚动人。
“大概是热昏头忘记什么季节了吧?”很认真想了原因的秋山如是说。...

《瓶邪-十年+回家。》

十年和回家两篇之间时间隔了有一年,写的时候觉得没什么,现在发现好像有一种隐晦的暗示联系啊好神奇(●′ω`●)

……………………………………


「十年。」

>>>

翻来覆去睡不着觉的吴邪干脆一骨碌爬起来,右手边是空荡荡的冰凉,犹如格式化一般冷漠。

记得有首歌是这样唱:墙上月历的年月日全部加起来的数字,怎么那么刚好等于你离开我的日子。然后就不由自主地往墙上的挂历看。明明就是一片无边缘的纯黑色,犹如深深深深的大海。

十年。三千六百五十天。

——离你出来的日子还很远。

吴邪掏出打火机点燃了手中的烟,渐次暗淡的透蓝色火焰虚无微有些摇曳,顿时淡淡的烟草味道弥漫在尘埃氮氧气,狠狠地吸了一口。

还特...

《黑花-一发段子。》

我居然还写了黑!花!这!不!科!学!

……………………………………


如果解语花是个女的他绝对就穿着高跟鞋从他脚背上狠狠碾过去,可惜他不是,他冷笑一声:“胆子大了,嗯?”他坐在沙发上,但手一伸揪住黑眼镜的领子,一把把他拉得踉跄几步,几乎是脸贴脸,呼吸交错。暖湿的呼吸隔着微薄的空气是他戾气深重的脸,“你在外面搞的那些不三不四的事,平时我不管也就算了,现在居然叫我给你擦屁股?”

黑眼镜受制于人,照样笑嘻嘻地说那些轻薄话儿:“花儿爷大人有大量,就饶了小的这一次吧,小的下次再也不敢了。”

解语花梭巡他被墨镜遮住的眉眼,似乎对这件事毫无兴趣地放开手,冷声道:“下不为例。”

“哎!”黑眼镜直起身理了理被抓...

《坑与梗与脑洞-一定是有什么不可抗力!》

以后因为不可抗力而坑掉的文,嗯还有纯粹想要写一写的梗就都放这里了= =

……………………………………

1.「凛夏将至。」


白雪似乎是从地平线上蔓延过来的,抬眼望去都是茫茫的一片白,月光照下来像是浸润的松油在宣纸上浅淡地泛起光。也只有延绵的灰黑色城墙附和周围太过昏暗而灰霾的树林,是除夜色外所剩无几的深色,此时此刻,黑与白的对比透出阴森的气息,仿佛有潜伏在黑暗里眼睛冒着诡谲绿光的野兽在下一刻恶狠狠地扑过来。


“吱嘎——”太过沉重的物体摩擦雪地发出来令人不悦刺耳的声响,但是正好保持在一个刚刚不会打搅人的分贝上——夜色下城门渐渐打开,骑着马的守夜人紧紧拉着缰绳,踢踏马蹄踩在雪地咯吱地响。...

《黑邪-白纸黑字。》

作为人生第一篇盗墓同人献给了黑邪这是表示了我对黑邪森森的爱嘛

……………………………………



十年,说长也不长,说短也不短。 
说长吧,光阴似箭日月如梭,一眨眼就没了一大半; 
说短吧,每天翘首以盼着日月更替,可是黎明破晓就是那么遥不可及。 
唯一肯定的,十年,可以做很多事。

足以成为一个习惯,抬头看不见就无所适从。 
足以让一张白纸刻画上痕迹,深深又深深。

——尤其是哑巴张要去守青铜门十年的时候。

听到这个消息以后黑眼镜挂断通话放下手机, 
手机屏幕上的荧光逐渐暗淡,映射在电梯钢墙上的缩小图像,是模糊不清的、古里古怪的、光怪陆离的。

他的唇角抑制不住的往...

《瓶邪-上火。》

「你好像上火了,要我帮你败火吗。」



虽然很不合时宜,但是我还是想起很久以前我和闷油瓶胖子下一个斗,在火车上的情景。 

胖子问我饿不饿,我摇摇头,而闷油瓶一直都在窗边的位置闭眼憩息不问世事,胖子就一个人离开大嚷着要吃肉,临走我还笑他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结果就只剩下我和闷油瓶两个人,少了胖子的插科打诨一下子气氛就沉寂下来。闷油瓶在睡觉,我总不好上去拍人家的肩膀聊些有的没的扰人清静,就是给我一百个熊心豹子胆我也不敢这样做。 

以胖子的胃口恐怕一时半会也回不来,又没有什么东西解闷,我只好玩起小时候经常玩的一个很无聊的游戏:盯着闷油瓶的侧脸看,看他能不能接收到我的意念醒过来—...

《黑邪-妖城。》

这文就是为了祭奠我远去的坑品……

架空设定

……………………………………………………


01

我在树荫下躺着躺椅乘凉,席卷着热气的微风吹来,没有带来一丝清凉反而更为闷热。俗话说春困秋乏夏打盹儿,古人诚不欺我,我现在就是昏昏欲睡眼见得就要去会见周公,却一个激灵想起自己还欠着黑瞎子的银两还没有还,睡意一下子全无。 

因为我不是个欠了别人钱就一定会日夜牵挂,一天不还钱就寝食难安的人,欠了再多的钱也是心安理得,吃嘛嘛香,所以还钱的日子一拖再拖,黑瞎子不催我,我都得感恩戴德,换做别人可没这么好说话。这要是想起来那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不然又会忘记了。 

想着我赶紧一骨碌起身,揣了银两,...

《花邪-良辰吉日。》

唯一完结能拿的出手的东西……好忧伤啊_(:з」∠)_

…………………………………………


1.「你觉得我适合入殓、下葬还是移柩?」

东边太阳西边雨。正午时分的场景恰好验证了这句谚语,这边是下着雨的,那边却是一片晴好,晴雨的界限分明,身处这边看着那边擎着油纸伞,细雨纷纷,隔世之感油然而生,忍不住叹一句奇妙。

晴边阳光灼热而明亮,渲染着最纯正最耀眼的金黄。有间店铺在晴边一片喧闹之中静谧,没有人踏足,与周围形成鲜明对比,不止是客源方面的冷清,店铺里也好像是与世隔绝一般,是不同寻常的昏暗。门口挂着一串银铃,纯粹的银色被纯正的金黄渲染得几乎耀眼,这恐怕是店里为数不多的亮色了。而光明从这里戛然而止,仿佛...

《罪罚。》

他是个十恶不赦的人,他所做的一切都应受到最严厉的惩罚,上帝会给于他最公正的评断。施行火刑,尸骨成烟灰随风飘撒,不会有人为他而哀悼,灵魂将会堕入第十八层地狱,接受应有的所有的罪罚。


——负责审判他的那个神父庄严且肃立地用洪亮的音量宣布最后的结果,姿态高高在上透露出虚伪的怜悯的意味。


他昂起头毫无意外地平静接受了这个冷酷的宣言。穹顶彩绘玻璃被阳光透澈下斑斓绚丽的倒影,彷如绘刻在雪白的大理石之上,镌铭在肌肤与灵魂之上,充满神圣的气息。


施行火刑对他来说是件可以被最大声量宣扬的好事,他微笑着想。为什么不呢?‘你会被他们用金钉钉在十字架上,不仅是血淋淋的,而且是血肉模糊的,...

© 夏留君/Powered by LOFTER